鲁智深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名人小故事
鲁智深,绰号“花和尚”是《水浒传》中的人物。他本名鲁达,是渭州经略府提辖,因打抱不平三拳打死恶霸镇关西,为了躲避官府缉捕便出家做了和尚,法名智深。后又因搭救林冲,流落江湖,与杨志、武松一同在二龙山落草。三山聚义后加入梁山泊,排第十三位,上应天孤星,担任步军头领。他在征四寇的战役中累立战功,生擒方腊后在杭州圆寂,追赠义烈昭暨禅师。

人物出身

鲁智深原名鲁达,是关西人氏。他早年在延安府老种经略相公(种谔)麾下从军,积功至关西五路廉访使。后来,小种经略相公(种师道)镇守渭州,麾下却没有将领帮护。老种便将鲁达调拨到渭州,让他在小种的经略府担任提辖官。

鲁智深

鲁智深

拳打镇关西

鲁达一次在茶坊吃茶,结识了史进,因久闻其名,便请他到酒楼喝酒。他们在途中又遇到史进的开手师父李忠,便邀请李忠一同前去。三人来到潘家酒楼,刚刚开始喝酒,便听到隔壁阁子有女子哭泣。鲁达询问原因,却得知是民女金翠莲被恶霸“镇关西”强娶后抛弃。而所谓的“镇关西”,却是状元桥下杀猪卖肉的郑屠。[2]

鲁达不禁勃然大怒,当场便要去打死郑屠,被史进、李忠苦苦相劝。他当即凑了十五两银子,给金老、金翠莲父女做盘缠,让父女俩回去收拾行李,准备次日离开渭州。三人又喝了几杯,便离开潘家楼,在街头分手,各自返回住处。[2]

鲁达次日一早便赶到金氏父女投宿的客店,安排他们安全的离开,直到金氏父女已经出城走远,方才离开客店。他赶到郑屠的肉铺,并以经略府的名义让郑屠亲自将肉切成臊子。郑屠先切十斤精肉,又切十斤肥肉,整整忙活了一个早晨,却被告知还要再切十斤软骨。[2]

郑屠这才知道鲁达是在戏弄自己,恼怒之下抄起刀便去和鲁达拼命,结果被鲁达一脚踹倒。鲁达怒骂郑屠,连打三拳,竟失手将其打死。他见情势不妙,一边声称郑屠诈死,一边迅速离开现场。郑家发现郑屠已死,便到官府告状。官府却因鲁达乃是军官,先去请示了小种经略,这才派人去捉拿鲁达。而这时,鲁达早已逃出了渭州。[2]

落发文殊院

鲁达一路东去,半个月后抵达代州雁门县。当时,渭州府已发下海捕文书,并悬赏一千贯,画影图形,要各处州府捕捉鲁达。雁门县也有张挂榜文。[2]鲁达去看榜文时,恰巧遇到已定居当地的金老,被金老拉走。他这才知道金翠莲已成为当地富户赵员外的外室,便随金老来到金翠莲家中,并结识了金翠莲的丈夫赵员外。赵员外又将鲁达请到自己的庄中,热情款待。[3]

鲁达在赵员外庄中住了七八日,得知官府缉捕甚紧,便打算离去。赵员外早先在附近五台山文殊院买有一道五花度牒,便趁机建议鲁达到文殊院出家,以躲避官府的缉捕。鲁达自思无处可去,遂同意出家,与赵员外一同前往五台山。赵员外出资重修文殊院,请求住持智真长老为自己的“表弟”鲁达剃度。他瞒下了鲁达杀人之事,只称其是“因见尘世艰辛,情愿弃俗出家”。[3]

文殊院的首座、维那等职事僧因鲁达“形容丑恶,貌相凶顽”,认为他不像个出家人模样,担心日后会累及山门,纷纷建议智真长老不要收留鲁达。智真长老却认为鲁达心地刚直,称其“虽然时下凶顽,命中驳杂,久后却得清净,正果非凡”。他力排众议,坚持为鲁达剃度,并赐其法名“智深”。从此,鲁达便在文殊院做了和尚,改叫鲁智深。[3]

醉闹五台山

鲁智深从不打坐参禅,每夜都是鼾睡如雷,起夜之时甚至在佛殿后撒尿撒屎。全寺上下非常不满,但智真长老却不闻不问。后来,鲁智深两次破戒饮酒,与寺中职事僧人发生了剧烈冲突。[3]

鲁智深在山上待了将近半年,久静思动下山散心,在半山亭碰到一个卖酒小贩。他买酒被拒,便踢倒酒贩,抢酒来喝。看守山门的和尚遵照寺规,不许醉酒的鲁智深入寺。鲁智深便借着酒劲,直接打进山门,一路打到藏殿。监寺召集寺中火工、杂工等二三十人,要教训鲁智深,却被他打得狼狈逃窜。但智真长老最终对鲁智深只是稍加训诫。一众职事僧皆有怨言,认为长老纵容包庇鲁智深。[3]

鲁智深又待了三四个月,再次下山,到山下酒馆买酒喝。他回山途中酒劲发作,练起拳脚,竟将半山亭撞坍半边。守门和尚关闭山门,不许鲁智深入寺。鲁智深先是打坏门外的两尊泥塑金刚,打进山门后又大闹禅堂,引发“卷堂大散”。一众职事僧请求智真长老出面不果,便绕开智真长老,聚集寺中杂工、仆役二百余人,要教训鲁智深。鲁智深“指东打西,指南打北”,一直打到法堂下,最终是智真长老出面方才将其喝止住。至此,鲁智深再也无法在五台山安身,只得离开。[3]

投奔东京

大闹桃花村

智真长老修书一封,让鲁智深去东京大相国寺投奔自己的师弟智清长老,并赠送他四句偈言,称“遇林而起,遇山而富,遇水而兴,遇江而止”。鲁智深离开五台山文殊院,在山下铁匠铺打了一条水磨禅杖、一口戒刀,便取路往东京而去。他“夜住晓行”,半个月后来到桃花山,因错过了宿头找不到客店,便到山下的桃花村刘太公家中借宿。[4]

鲁智深听闻桃花山二寨主周通欲强娶刘太公之女,便决定为刘太公解除逼婚之忧。他假扮刘小姐,躲在洞房中,将前来成亲的周通痛打一顿。周通逃出桃花村,回山寨去请大寨主为自己报仇。而所谓的大寨主,却是鲁达在渭州结识的李忠。李忠与鲁智深相认,请他上桃花山做客。[4]

周通听从鲁智深的劝告,折箭立誓,取消了与刘小姐的婚事。鲁智深在山寨中住了几日,见李忠、周通“不是慷慨之人,作事悭吝”,便打算离去。李忠便与周通下山劫掠商旅,表示要将劫到的财货送给鲁智深作路费。鲁智深却趁二人不在,卷走寨中的金银酒器,不辞而别。[4]

火烧瓦罐寺

鲁智深不久又路经瓦罐寺,入寺化缘讨食。当时,瓦罐寺已被云游和尚崔道成、道人丘小乙强占。他们不但赶走了寺中原有的和尚,还掳掠妇人到寺中淫乐。鲁智深便与崔道成、丘小乙打斗,却因腹中饥饿,打了不到四十合便抵挡不住僧道二人的联手,只得落荒而逃。他一直逃到几里外的赤松林,正好遇到史进在林中“剪径”,得以兄弟重逢。[5]

鲁智深与史进饱餐一顿,便一同回到瓦罐寺,寻崔道成、丘小乙算账,最终联手将僧道二人打死。他见瓦罐寺已荒废无人,便在离去时放了一把火,将寺庙烧为白地。二人连夜赶路,次日清晨抵达一处村镇,便在镇中酒家饮酒道别。史进到华州少华山落草,鲁智深则继续往东京而去。

倒拔垂杨柳

鲁智深又行了八九日,终于抵达东京城。他来到大相国寺,求见住持智清长老,拿出了智真长老的书信。智清长老在信中知道了鲁智深的过往,担心鲁智深会在寺中搅乱清规,便将他打发到酸枣门外岳庙附近的菜园子做“菜头”。鲁智深成为最低一级的职事僧。[5]

酸枣门外有一群泼皮,常到菜园偷盗菜蔬。他们想给鲁智深一个下马威,结果反被收拾了一顿。但鲁智深对他们只是稍加教训,便放他们离去。众泼皮次日凑钱买来酒肉,向鲁智深赔礼。鲁智深便与他们一同开怀畅饮,却被门外绿杨树上传来的鸦叫声搅了兴致。他被吵得心烦,便趁着酒兴,将那株绿杨树连根拔起,吓得众泼皮皆拜倒磕头,尊称其是“真罗汉”。自此,众泼皮每日都拿酒肉来款待鲁智深,看他演习武艺。[6]

被迫落草

大闹野猪林

鲁智深一次酒后演练禅杖,被恰巧路过的林冲看到。林冲是禁军枪棒教头,精擅枪棒,见鲁智深“使的好器械”便连声喝彩。鲁智深与林冲相谈甚欢,便结拜为兄弟,请他一同喝酒。这时有林家使女来报,称林冲娘子在岳庙遭人调戏。林冲急忙赶去,却发现对方是上司高俅的干儿子高衙内,便息事宁人地让其离去。[6]

鲁智深随后也带着一众泼皮赶到岳庙,要帮林冲痛打高衙内,被林冲拉住。他已有醉意,便辞别而去。此后,鲁智深每日都去寻林冲一同喝酒。林冲的烦闷心情得以稍缓。[6]

林冲因高衙内一事得罪了高俅,被高俅设计陷害,刺配沧州。高俅还指使解差董超、薛霸,让他们在半路杀死林冲。[7]而鲁智深营救林冲不成,担心林冲会在刺配途中被害,便一路暗中随行保护。董超、薛霸行至野猪林,用计将林冲绑在树上,要打死林冲。鲁智深及时出现,打倒董超、薛霸,救了林冲一命。他本想打死董薛二人,却被林冲劝住。[8]

鲁智深便一路护送林冲,一直送到沧州城外七十里,方才辞别林冲,返回东京。此时,前方已再无僻静处,董超、薛霸无法再暗害林冲。林冲得以安全到达沧州。但后来,林冲在沧州又遭到高俅的数次迫害,最终被逼上了梁山。[8]

流落江湖

鲁智深救了林冲,却也因此得罪了高俅。高俅吩咐大相国寺,不许寺里收留鲁智深,同时派人捉拿鲁智深。鲁智深却得众泼皮报信,一把火烧了菜园子,逃出东京,从此流落江湖。他因背上刺满了花绣,在江湖上被称为花和尚。[9]

鲁智深在江湖上漂泊了一段时间,路过孟州十字坡,到张青、孙二娘夫妇的酒店吃酒。孙二娘见鲁智深生得肥胖,便用药酒将他麻翻,打算剁成人肉馒头馅。张青恰巧外出归家,看到鲁智深的禅杖,知道必非常人,连忙将他救醒,并结拜为兄弟。[10]鲁智深在张青店中住了四五日,听闻青州“二龙山宝珠寺可以安身”,便离开孟州,直奔青州二龙山而去。[11]

占据二龙山

鲁智深到了二龙山,请求入伙,却被寨主邓龙回绝,便与邓龙动手厮杀。邓龙打不过鲁智深,便关闭山下关卡,封锁了上山道路。鲁智深攻不上山,便在山下树林中休息。当时,杨志因丢失了生辰纲,在曹正的建议下正要投二龙山入伙,恰巧在林中碰到鲁智深。二人言语不和,动手厮打,连打四五十合不分胜败。他们互通姓名,因在江湖上久闻对方的名号,遂释嫌为友。[9]

杨志得知邓龙不肯收留外客,便与鲁智深一同回到曹正的酒店,商讨对策。曹正想出一条计策,假装捉到鲁智深,将他绑送二龙山,以献给邓龙的名义骗开了寨门。鲁智深与杨志、曹正进入宝珠寺,趁邓龙不备突然发难,将其杀死,夺了山寨,迫降了五六百小喽啰。从此,鲁智深与杨志便在二龙山落草,并为山寨之主。而曹正则告辞离去,依旧回山下经营酒店。[9]

武松大闹孟州后,在张青的推荐下,投奔二龙山入伙。[12]鲁智深欣然接纳武松,让他做了三寨主。后来,曹正、施恩、张青、孙二娘也相继上山。鲁智深便让他们做小头领,一同把守山门。[13]

合打青州城

呼延灼征讨梁山失利,败逃到青州,却在桃花山下被盗去了御赐宝马,便向慕容知府借兵征剿桃花山。李忠、周通不敌呼延灼,忙派人前往二龙山,向鲁智深求救。鲁智深虽看不惯李忠的吝啬,但仍与杨志、武松一同引兵援救桃花山。呼延灼先后大战鲁智深、杨志,连斗一天都未能取胜,因天色已晚便各自收军。鲁智深退兵二十里,扎营歇息,准备次日再战。[13]

呼延灼当夜接到青州来报,称白虎山头领孔明、孔亮引兵犯城,便连夜撤回青州。鲁智深发现呼延灼已经撤军,便辞别李忠、周通,率军返回二龙山。当时,呼延灼已大败白虎山兵马,生擒孔明。孔亮大败而逃,却在途中碰到了二龙山一行人马,便请他们帮忙营救孔明。[13]

鲁智深决定聚集二龙山、桃花山、白虎山三山兵马,合力攻打青州。杨志却建议向梁山求援,便让孔亮星夜赶赴梁山。宋江亲自下山,攻破青州,救出孔明,并收降了呼延灼。鲁智深与李忠、孔明等人加入了梁山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